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取景 >

影相展现中邦之十大景观-中邦影相报-手机知网

日期:2019-11-03 21:07 来源: 风景拍摄

  

影相展现中邦之十大景观-中邦影相报-手机知网

  

影相展现中邦之十大景观-中邦影相报-手机知网

  

影相展现中邦之十大景观-中邦影相报-手机知网

  今天,中国摄影进入大众化时代,所呈现出的面貌让人兴奋:业余摄影团体如雨后春笋出现;摄影活动方兴未艾;摄影展览层出不穷;数码摄影技术不断出新;手机和网络自媒体传播带来摄影全民制造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成为在场的影像制造者和传播者;风景摄影大众化,纪实和观念摄影交织承担起社会思考责任,中国摄影家以东方的视角和观点,探索、发现、认知并影响世界的时代正在到来,自觉意识中崛起的摄影艺术收藏者和赞助者的出现,让中国在世界摄影中开始占据重要的位置。摄影打破了上世纪80年代电视流行、90年代互联网崛起后的“摄影将死”的预言,在数码时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摄影呈现出更加繁荣的景象,各大网站纷纷推出奖励政策邀请摄影者入驻公号,百万点击率的摄影网红带动着百万的经济收入现象频现。

  在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摄影团的“破冰”之旅,带动了风景摄影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陈复礼和简庆福在婺源、周庄、张家界的早期创作频频在海外获奖,让名不经传的这几个地方扬名世界,1996年在周庄举行的第一届中国周庄国际旅游节暨全国摄影大赛,吸引众多摄影人去创作,引发摄影人群“爆棚”现象。80到90年代,中国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风景摄影师,也推出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风景名胜。80年代,报纸杂志、挂历,到处可见秋叶浸染下的九寨沟瀑布的照片,摄影家何世尧1980年用林哈夫617相机拍摄的诺日朗大瀑布气魄宏大,堪称经典,流传广泛。陈复礼被九寨沟美景迷住,跟何世尧开玩笑:“我准备回香港后,将过去的风光作品都烧光,只留九寨沟的风光作品。”在摄影家的带动下,九寨之美成为众多摄影人创作的源泉。这些摄影作品的推介,让交通不便、不为人知的九寨沟在1992年列入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旅游热点。问起谁第一个拍摄了张家界,一个让人逐渐淡忘的已经离世的新华社摄影记者的名字浮出水面,他就是杨飞,早在1979年便去张家界采访,悬崖上吊了绳子玩命拍摄,在国内外各种报纸刊物发表张家界风景照片300余幅,文章3万余字。一幅《群峰迎宾》为题的照片在《人民画报》刊登,他拍摄的张家界风光照片还上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1981年,陈复礼到张家界拍摄的一幅《山鹰图》在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展览并获金奖。一次次助推张家界蜚声海外。

  摄影,自诞生之日起,以它在场的特性,记录的本质和生动感人的力量,在人类扩展版图和视野中,在探索与发现中,在教化和传播中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全球科技变革中,借助数码科技和互联网,摄影所发挥的作用没有消退,反而攀升。摄影巨大的传播力、感染力和影响力成为地区旅游经济发展的动力,成为文化品牌传播创新的重要途径。

  摄影术中国摄影陈复礼风景摄影集锦摄影安塞尔亚当斯观念摄影画意摄影半农谈影张家界;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摄影大师”吴印咸、陈复礼,以及摄影家黄翔、陈勃、简庆福都曾多次到黄山创作,拍摄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的1978年夏天,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接见香港摄影团时说:“摄影可以为旅游事业开路,国家迟早会开放旅游事业的。”这个为新中国旅游事业“破冰”的摄影团中有陈复礼、简庆福等18位香港摄影界精英人士。陪同该团的是摄影家陈勃。2015年12月20日,陈勃老人在他90岁时,再次登上黄山,倒在了他钟爱一生、留下美好记忆和影像的黄山怀抱里,永远离开了我们。1979年黄山旅游人数仅为10万人,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338万人。现在的黄山景区伸出双手拥抱摄影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和省级摄影家协会会员,都享有免费进入景区并乘坐缆车的殊荣。黄山市是中国唯一设置发展摄影产业领导小组及办公室、摄影发展产业基金的城市,首创“百佳摄影点”,今年的互联网摄影旅游大会也将落户黄山。黄山摄影现象,在“摄影发现中国”的进程中,在摄影推动旅游发展中,在将摄影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在全国层面来看,尤为突出。正如摄影家李前光所说:“摄影成就了黄山,黄山也成就了摄影。”

  当下,摄影家的创作风格更加多样化,风景摄影作品成为大众驰骋想象的方式。在浩如烟海的风光影像中,今天我们追溯那些因摄影而驰名的十大景观的发现过程,重新吟咏历史上的经典风光作品,我们所看到的,不仅仅是摄影人表达和传播的过程,也是一种景观文化重塑和创新的过程,优秀的摄影作品赋予了这些景观精神层面的丰富象征,注入于心,持久绵长。

  1985年,美国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的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摄影的国际交流日益增多,所呈现的作品风格也逐渐差异化。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呈现的风景作品样态,大致分为三类,报刊新闻记者群体报道性的纪实面貌,如解放军报记者江志顺在“西北边陲第一哨”采访中拍摄的喀纳斯湖;在中国传统美学影响下的画意摄影;西方风景摄影追求质感和气魄风格影响下的中国西部地理样态,如四川的“三军”摄影家袁学军、王达军和王建军,新疆摄影家李学亮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摄影术进入中国,我们可知的最早拍摄风景的中国本土摄影师赖阿芳,被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称为“一个有很高品味的人”,1859年他拍摄的《香港岛》等风光作品,细腻真实的高品质影像,如今看起来还是大气、沉稳,极为难得。进入20世纪,中国风景摄影所呈现的形式、样态与美国《国家地理》为代表的西方摄影在地理发现中的形态截然不同。20世纪初中国第一批风景摄影作品的拍摄者,多是思想先进的文人或画家,他们继承了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寄情山水的传统,在游历名山大川中思考并拍摄。喜欢并钻研摄影的刘半农是其中之一,他在1927年出版的《半农谈影》大受欢迎,再版印刷。他强调的在摄影中体现中国风格的意境美学,影响了中国摄影长达半个世纪。当然,中国传统绘画追求的通过虚实、晕染的意境美学,和对自然的神韵提炼,以及简约的富有象征意义的表达,直接影响着20世纪初摄影者的创作风格。鲜明的中国风格,取之于自然却赋予之精神的创作方式,让早期中国的风光照片散发着持久的魅力。今天能看到的“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之一黄山最早的照片,是1914年中国的大教育家黄炎培先生拍摄的。那张“迎客松”是至今我所见到的最有风骨的一张摄影作品。正是文如其人,影亦如其人。当年黄炎培与友人编纂并出版《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收录他们在黄山拍摄的32幅照片,此书是已知的早期记录黄山风光的摄影画册。让很多文人志士纷纷踏至。张大千先生上黄山,不知是否看了黄炎培先生的画册,还是受明末清初画家石涛的《黄山图》影响,张大千三上黄山,1931年9月在黄山拍摄了300余张照片,他将精选的12张照片,印制《黄山画影》馈友。经好友郎静山推荐,《黄山画影》中的“黄山云海”作品,荣获比利时万国博览会之摄影金质奖,让黄山驰名海内外。“中国摄影大师”郎静山1927年初上黄山,1934年,他以黄山为素材的第一幅集锦摄影作品《春树奇峰》,入选英国摄影沙龙。从此,郎静山创立的集锦摄影在世界摄坛上独树一帜。在郎老拍摄的大量黄山照片中,亦有“迎客松”实景一幅。1993年,郎老101岁高龄时手持相机再登黄山,情怀所致,让人仰慕,也让摄影发现黄山的历史充满了传奇。1938年,叶挺在担任新四军军长、驻扎黄山时,也拍摄了大批照片,实为难得。

  于俊海在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中获奖的《八月情歌》是最早让坝上引起摄影人关注的作品之一。但随后的摄影家群体包括朱恩光、于云天、姜平、谭明等在坝上拍摄的作品,和众多画册的出版,把坝上的摄影及旅游带向高潮,成为摄影创作的天堂。

  中国摄影家协会近期推出“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正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后起之秀恩施,以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错综复杂高低悬殊的地理优势,进入摄影人的视野。上世纪90年代,恩施旅游开发之初,恩施就邀请中南六省的画报社记者去过恩施。2006年,“中外摄影家看恩施”活动召集了26位中外摄影家,持续一年时间聚焦恩施,摄影家李少白更是几乎跑遍全州8县市创作。2016年,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摄影家齐聚恩施,享受门票优惠,还能凭作品获得稿酬。引进来的同时,恩施本土摄影家携作品积极参加全国各地的摄影节展活动宣传家乡。钟兴科在恩施大峡谷拍摄的《一炷香》传播甚广。

  站在新时代,回望“摄影发现中国”的来路,当是梳理中国摄影史的一种方式,亦是向那些早期在艰苦环境下发现并拍摄十大景观摄影家的致敬,同时,也是对摄影在中国发展中所起作用的探究。

  在“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中,每个地方都和一个或一群摄影人的名字、作品相关联。提起元阳梯田,法国摄影师阎雷的名字永远也绕不开,他在1993年用6个月时间造访元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哈尼人生活的山区,拍摄了近万张照片,出版了《山之雕刻》画册,完成了同名纪录片,在法国引起巨大反响。让元阳梯田扬名海外。十大景观之一“雪乡”的名字,总让我们想起摄影家王福春那幅1986年入选了上海首届国际影展的作品,厚厚积雪、袅袅炊烟,惹得游客和摄影人踏破了雪乡门槛。

风景拍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秒速牛牛的玩法 时时彩五星独胆手机版 北京28官方平台 89彩票 满堂彩 m5彩票平台 吉林快三平台 如意彩票平台 永盛彩票官网 大运河彩票平台